在线撸视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老婆的同學會

老婆的同學會
发布时间:2019-06-24 10:36:03   浏览次数:762

同學會前一天晚上,我老婆睡前在我慫恿下就先準備好隔天要穿的衣服:「

淡黃色的無肩前扣胸罩(它的接合鉤是在胸前)、黃色的性感丁字褲、粉紅色中

空(露腰)襯衫、咖啡色超短窄裙、駱駝黃的細跟高跟鞋」



  我趁我老婆睡著時,偷偷拿修指甲的小剪刀將我老婆明天同學會要穿的淡黃

色無肩前扣胸罩的兩邊接合鉤縫線剪得只剩兩條細線支撐,完成后再爬回床上睡

覺。



  隔天我和我老婆便準備到台中火車站坐電聯車(我的車子故障),前往彰化

縣員林鎮我老婆同學——佳雯家里后院參加同學會。



  到了台中火車站和進電聯車時,我老婆自然引起所有男士的注目,我老婆的

言行舉止也落落大方,粉紅色的中空露腰襯衫、咖啡色的超短窄裙(依然不穿絲

襪)、駱駝黃的細跟高跟鞋及臉上淡淡的妝、抹上桃紅色唇膏的櫻桃般嘴唇,更

讓我那長發飄逸的美麗老婆走起路來散發出嫵媚嬌艷的成熟女人味。



  由于上車的人不多,我只搶到兩個位置就和我老婆坐下,這時坐在對面的三

位男士(除了兩位年輕女性輕視的表情),不時偷瞄坐下后超短窄裙裙擺往上拉

卻怎坐也遮不住的裙下風光、露出性感的黃色丁字褲及些許雜亂無章的陰毛,和

臀部以下細嫩雪白迷人雙腿的老婆。



  對面其中一個女孩在成功站下車時,我騙我老婆說,我到對面坐看你有無曝

光,到了對面,才發覺我老婆裙下風光竟如此迷人。



  而我老婆也愉悅地享受著我們這幾位男士視覺上的奸淫。直到我和我老婆在

員林站下車前,我老婆對面的幾個位置都非常搶手。



  到了員林站后,我和我老婆轉搭計程車去到她同學佳雯的家,佳雯她家的后

院已經非常熱鬧,我老婆一進去馬上獲得無數口哨聲。



  佳雯一看到我老婆就喊:「曉娟,你哈男人哈瘋了?穿這麼露,想勾引男人

吶?幸好我老公不在家……」



  (她家只有她和她老公住。)



  另外我老婆高中的死黨——雅姍也湊過來,把手伸進我老婆的超短窄裙下面

往上撫摸,並對我說:「唉呀呀!這麼騷的女人,你一定沒喂飽她吧?」



  我還沒來得及說,我老婆就笑著說:「雅姍,你忘記我們班上所有人都是性

欲超強、永遠喂不飽的嗎?」



  「我老婆讀高中時,班上全是女生。」



  這時滿院的女人全笑成一團,而男士們(她們的老公或男友當然也包括我)

表情全都極為尷尬。



  不久所有女人們像菜市場般的開始聊近況時,我也和一些男士藉著抽煙聊起

來了,不過大部份話題全圍繞在我老婆身上。看他們用充滿淫意的眼神看著我老

婆時,我也不禁得意興奮起來,想起等一下我老婆如果稍為用力,淡黃色的無肩

前扣胸罩接合鉤斷掉時……那就太精彩了!我的小弟弟也馬上硬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佳雯拍拍掌,大聲提議來個喝啤酒大賽,馬上獲得大部份人同

意。



  我不要哇!我的酒量奇差無比,如果我醉倒了,我老婆胸罩前扣斷掉時,我

不就啥也看不到?



  幸好只由女士們比,男士負責出錢。女士共分成十一組,每組三人,十分鐘

內喝最多瓶的那一組可得九千元,第二名六千,第三名三千元。



  還是我們這二十幾個男士出的錢,男人真命苦。



  我老婆和雅姍及另一名女同學(恐龍啊)同組,所有女士全部一字排開,比

賽剛開始,所有女士們還滿矜持的,但隨著主持人喊第一名到第三名獎金全部加

倍后,所有女士都開始不顧形象地狂喝猛灌了。



  我老婆也豁了出去,粉紅色的中空襯衫胸前也全部被啤酒淋濕,胸前的胸罩

幾乎完全暴露了出來(當然不止我老婆,現場所有女士都差不多),而現場所有

男士都跑到女士們的對面,眼光都停留在別人的老婆或女友的胸前,(當然那位

恐龍女士沒人看),多麼壯觀的場景啊!(峰峰相連到天邊。)



  隨著比賽結束,所有女士才發覺自己胸罩曝光,紛紛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胸部

(連那位恐龍女士也是),而現場男士竟無一人幫自己的老婆或女友遮掩(又是

另一奇景)。后來主持人開始宣布成績時,我老婆那一組因為得了第二名,我老

婆高興得雙手抱著雅姍跳起來。



  等我老婆轉身面對我們男士時,她那前扣式無肩胸罩竟隨著接合鉤斷掉,整

個胸罩立即往后面掉,我老婆那兩顆32C的乳房也應聲跳了出來。



  我老婆這時還沈浸于高興中,而現場所有男士全都呆若木雞般直盯著我老婆

的乳房,我的計劃也宣告成功。



  本來我想讓我老婆這難得一見的奇景保持下去,但又怕我老婆回家之后翻臉

(一中街暴露我老婆的下場太慘了),只好向我老婆暗示。



  我老婆發覺自己曝光后,羞得用手護住胸部往屋里廁所衝;而佳雯也發現我

老婆曝光,趕緊拿件外套叫我拿給我老婆。



  我到廁所安慰我老婆后,她才較釋懷的走出來。



  一到后院,雅姍見我老婆沒事,便揶揄我老婆:「曉娟,想不到你的胸部這

麼大,連胸罩都罩不住。」並看著我說:「阿文,你每天晚上一定很幸福吧?」

隨即在場人士哄堂大笑,我老婆也禁不住笑了起來。



  眾人再度喝著酒聊了起來……許久,同學會結束了,大家也漸漸散去,我老

婆也在雅姍及同學們的灌酒下醉得暈頭轉向、一遢糊塗,雖然佳雯極力想留我們

暫住一晚,但我老婆仍堅持要回家睡,外套也一並歸還。



  本來我帶我老婆搭計程車準備回家,但我老婆在計程車還沒出員林鎮時便開

始想嘔吐,計程車司機趕緊請我們離開車子,我沒辦法,只好帶我老婆走路到附

近一間老舊的旅舍投宿。



  一進旅舍便聞到些許發黴的味道,一個中年男子(禿頭、啤酒肚、滿嘴都是

吃檳榔留下的黑色牙齒)做接待,又髒又惡心。



  他帶我們進去后,眼睛色迷迷地直盯著躺在沙發上的我老婆的大腿不放。



  我問他:「有什麼樣的房間嗎?」



  他有點不耐煩,眼睛還是盯著我老婆的大腿說:「房間都一樣啦!一晚上六

百元要不要?」



  「哇操!」還真廉價,迫于無奈只好答應。



  他丟了把鑰匙給我們:「三樓進去左邊第二間啦!」



  付完帳拿到鑰匙正要上樓時,那位中年男子又對我說:「少年耶!你抱的那

個女人是哪一間酒店或茶室的女人?這麼漂亮,多少錢一晚啊?」



  我苦笑著說:「不是啦!她是我老婆。我們住台中,因為參加同學會,她喝

醉了無法回家,所以才來住旅舍啦!」



  那位中年男子在我抱我老婆要上樓時,應該有瞄到我老婆的裙底風光,嘴巴

念念有詞的說:「穿成這樣,這麼騷,我看八成是妓女吧……」



  我抱我老婆到三樓房間后,試圖叫她起來洗澡,卻怎麼也叫不醒,不久又吐

得床單、地板一遢糊塗,我心想完了,準被中年男子罵。正要下樓時,忽然想到

胡作非先生的《淩辱女友》里不也有類似這種情況嗎,不如如法泡制一下!想到

這,我的肉棒便硬了起來。



  但我擔心老婆會被那又髒又惡的中年男人干,似乎又不太妥……但最后想淩

辱老婆的欲望還是戰勝了理智,于是我把我那醉得不醒人事的老婆粉紅色的中空

襯衫解開上面兩顆扣子(上衣一共只有四顆扣子),往兩旁拉開,兩個乳房各露

出一大半及一小部份乳暈,再把超短窄裙往上拉至腰間,露出整條丁字褲及些許

陰毛后,再至一樓櫃台請中年男子到房間換床單。



  原本那中年男子還生氣地開罵,但聽到我要去買宵夜及解酒液時,馬上眼睛

一亮進去拿床單,並告訴我到哪里買宵夜較好吃……



  「想要我晚點回來而已,他以為我白癡啊?」



  我去附近便利商店買了飲料和解酒液后便衝了回來,這時櫃台只有一個老婦

人,我躡手躡腳地走到三樓房間的門外時,便聽到我老婆正喊著:「人家要睡覺

啦,嗯……文國(我的名字)你不要這樣啦……」



  我知道中年男人這時趁我老婆喝醉了正在搞她,于是想開門偷看,卻發現門

被反鎖著,我情急(情急我看不到)之下趕緊敲門,大聲說:「開門!開門!快

點開門……」



  只聽到中年男子罵了一聲:「干!都還沒開始……」一會兒門就開了。他瞪

我一眼說:「床單還沒換好啦!吐得到處都是,要另加清潔費三百元。」



  我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說:「別生氣了,不然我讓你繼續做剛剛你做的事情

好嗎?」



  他白了我一眼,說:「你在胡說什麼!」



  我又笑著說:「不要裝了啦!如果你不做,那就趕快換好床單出去吧!」



  他咽了咽口水,看著我老婆說:「你說真的?你願意讓我干你老婆?」



  這時候我已經開始有點后悔了,如果讓我老婆知道我找這麼一個禿頭、啤酒

肚、又髒又有口臭的惡心男人干她,她一定會恨我一輩子!



  但話既出口,眼前已騎虎難下,如果我拒絕他,也不知會有何后果。



  我老婆已醉得不醒人事,而我又想看我老婆被人淩辱的模樣,最后還是決定

不顧理智答應了他。



  我不安的對他說:「可以啊!不過你不能讓我老婆知道我讓你干她,而且你

不能射精到我老婆的肚子里,否則我會讓你好看!」



  他眉開眼笑地說:「你叫我阿山就好了啦!我知道該怎麼做,我不會讓你難

做人的。」



  一說完,阿山便急忙走到我老婆身旁,我也躲到床尾斜角的衣櫥里打開些許

縫隙觀看,避免被我老婆發現。



  這時阿山的右手已迫不及待地在我老婆雙乳間來回撫摸,左手也慢慢將我老

婆的襯衫脫掉,然后雙手開始玩弄著我老婆32C的乳房。他一會兒用食指和大

姆指搓揉著我老婆兩邊暗黑色的乳頭,一會兒又用雙手握住我老婆一對乳房肆意

按捏。



  沒多久我老婆便開始喘息起來,喃喃自語道:「文國……人家很困……你不

要玩我啦……嗯……嗯……明天再做好不好嘛……」



  這時阿山又俯下身用嘴巴左右吸吮著我老婆兩粒乳頭,右手則緩緩伸到我老

婆雙腿微開的丁字褲陰戶部位,隔住層薄薄的布料輕挑逗弄著我老婆的下體。



  我老婆咬著嘴唇輕呼:「你好壞……都不讓人家睡覺……嗯……嗯……好…

…好壞啊……」



  趁我老婆舒服得雙腿越張越開時,阿山右手的中指也順勢滑進我老婆的陰道

里,並加快速度來回逗弄我老婆的騷穴,我老婆這時也爽得將下體向上挺高,以

便他的手指能插入到陰道更深處,臉上也充滿了享受的表情。



  我的手掌心也興奮得流汗。



  不久后阿山將右手中指從我老婆的騷穴中拔出,並朝我展示一番,只見阿山

右手中指濕淥淥的沾滿了我老婆的淫水。



  阿山跟著又慢慢把我老婆的超短裙和丁字褲脫掉,我老婆仍迷迷糊糊地閉著

雙眼,微微抬起臀部配合阿山的動作。



  把我老婆脫光后,阿山又抓住我老婆雙腿往上抬,使她的淫穴纖毫畢現地挺

凸出來。



  阿山一手輕輕揉著我老婆已經脹起來的陰蒂,一手伸出兩指插進我老婆的陰

道摳挖,把我老婆逗得渾身顫抖。



  阿山見我老婆開始進入狀況,于是將她雙腳各用一只手抓住向兩邊分開,嘴

巴湊到我老婆的騷穴上用舌頭瘋狂地舔弄。



  我老婆嬌喘地叫著:「好……好舒服喔……對……對……就是那里……癢…

…好癢……快……給我……我……我……要……好想要……」



  這時阿山直起身,伸手到我老婆的騷穴里撈了把淫水抹到自己龜頭上,然后

將粗黑的肉棒抵在我老婆的陰道口,說:「騷貨,想不想要哇?」



  我老婆這時可能發覺這把不像我的聲音,突然驚醒而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

竟是一位禿頭、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我老婆被這一刻嚇得酒意全消,慌張的問:「你……你是誰?我怎會在這里

……我老公呢?」



  阿山滿臉淫笑看著我老婆說:「放心啦,這是旅舍,你老公去買宵夜,不會

這麼快回來啦!」說完便準備把他那根興奮得勃起到又硬又紅的大肉棒捅入我老

婆的騷穴里。



  我老婆趕緊推著他的身子說:「不行……不行,等一下我老公如果回來看見



  怎麼辦!請你放過我好不好?」



  阿山已是劍拔弩張,又怎肯放過眼前美麗的尤物?一把撥開我老婆雙手,強

行把他的肉棒「噗嗤」一聲插入我老婆的騷穴。



  我老婆隨即「喔」的嬌哼一聲,吃力地說:「求……求求你不……不要這樣

,讓我……老公……發現……我……我……」



  阿山雙手扶著我老婆的細腰,出出入入地抽插著我老婆的騷穴,喘氣著說:

「我……我已把一樓大門關……關了,你老公……進不來的,放心吧!」



  我老婆又喘息著說:「真……真的嗎?可是……我……我還是不能……背叛

他……」



  阿山似乎不太耐煩地罵道:「騷貨!賤女人!老是牽掛著老公,我干得你不

夠爽嗎?」隨即加快抽送的速度,狂抽猛插我老婆騷穴深處最敏感的觸點。



  我老婆在阿山大肉棒的狂抽猛插下,漸漸被干爽了,也不再抗拒被陌生人奸

淫,開始扭動身軀去配合阿山肉棒的一進一出,雙手撫摸著阿山的胸膛,泛濫的

淫水也隨著阿山肉棒的抽插而被擠出,順沿著我老婆的尿道、肛門淌下,將床單

沾濕了一大片。



  我老婆開始語無倫次地淫叫:「大叔好棒喔……好……好厲害……干得我好

舒服……好舒服……嗯……嗯……好爽……快……插快點……我……我快飛起來

了……飛……飛……嗯……嗯……嗯……用力干……我愛……愛死你了……」



  在大肉棒的連續抽插下,我老婆被干得達到了高潮,阿山卻不讓我老婆有喘

息時間,雙手抱起我老婆坐在他大腿上面。



  我老婆一邊享受著高潮的快慰,一邊淫亂激情地扭動雙臀吞吐著阿山的肉棒

,讓他的大肉棒能更深入自己的騷穴里,雙唇熱情地親吻著阿山那張口臭的嘴。



  后來阿山見我老婆被干到發浪了,索性躺到床上,一邊挺著肉棒讓我老婆主

動套動,一邊欣賞她銷魂的舌尖輕舔著上下嘴唇的淫亂臉蛋,以及堅挺誘人的乳

房上下拋蕩的模樣。



  我老婆越干越來勁,原本飄逸的長發也隨著主人的激情而雜亂無章地四處飛

散。



  許久……我老婆因為偷情的激烈性愛,使她很快又再度獲得了高潮。



  阿山這時並不滿足,又將我老婆放下,讓她跪著翹高屁股,他再從后面進攻

我老婆的騷穴。



  阿山雙手扶著我老婆圓渾的臀部,把他的大肉棒一下又一下地向我老婆的淫

穴用力猛插。



  我老婆禁不住再度嬌喘呻吟:「啊唷……你……你真的好棒……大叔……干

得我好舒服喔……好……好棒的感覺……我……我想打電話給別的男人好……好

嗎……」



  阿山並不知我老婆的用意而不予理會,雙手仍扶著我老婆的屁股繼續埋頭苦

干。



  我老婆這時右手支撐著身體,左手揉捏著乳房最敏感的地方,盡情享受著性

愛的愉悅快感,並不時擺動雙臀去迎湊阿山的抽送。



  不久,阿山在狂吼一聲后迅速拔出肉棒,走到我老婆前面插入她正張口淫叫

著的嘴里,將濃稠的精液一發接一發地射入我老婆喉嚨。



  我老婆雖極力配合想全數吞下去,但仍有些漏網之精噴在床單及地板上。



  我老婆分幾次將口里的大股精液全部咽下去后,先溫柔地用嘴唇幫阿山把肉

棒和龜頭舔舐干淨,再去將床單和地板上的漏網之精一一舔食。



  阿山這時摸著我老婆臉龐說:「你這騷貨真是淫得發浪,干得我好爽,不知

以后還有沒有機會。」



  我老婆卻推開他的手,一臉正經地說:「我不想再對不起我老公,這是唯一

一次,你下次如果還想亂來,我一定報警!請你出去,我要洗澡。」說完便轉身

進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