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撸视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鬥破蒼穹 之 納蘭嫣然@提不起勁

鬥破蒼穹 之 納蘭嫣然@提不起勁
发布时间:2019-06-14 08:56:32   浏览次数:589

特米爾拍賣場,是烏坦城中最大的拍賣場,本就熱鬧非凡的場地,今日多出

了一名全身包在黑色紗袍中的來客,連面容也以黑色面紗遮起,但體態曲線完全

展現,以及暴露在外的優美腳掌可以看出,來者是女的,而且絕對是妙齡少女



  走進設於其內的鑒寶室,來到那位負責接待的中年人面前,黑袍少女拿出三

只玉瓶放在桌上,婉若的少女嗓音淡淡地說道:「鑒寶。」



  中年男人將每個瓶子都拿起,在鼻下嗅了嗅後,面色變了變,彷佛不相信似

的開口道:「敢問這是什麼丹藥?藥效是?」以他的經驗,三個瓶子的丹藥都是

一樣的。



  他雖不相信眼前的少女便是煉藥師,畢竟在鬥氣大陸上,煉藥師的地位是異

常尊貴,同樣要成為煉藥師,天賦與師資也缺一不可。從少女刻意隱藏身份來看,

說不定是名煉藥師的侍女,私下將一些不重要、不起眼的丹藥拿出來寄賣。



  「築基靈液,能夠幫助提升鬥之氣的修練。」



  鬥之氣是還沒成為鬥者所修練的鬥氣的稱呼,說到底在成為鬥者前,在修練

上其實沒有太大的特出,加上屬於初步修行,體內經脈脆弱,想要加快速度可是

難事,也無法承受太強的藥力。



  「不用擔心,築基靈液藥力溫和,會在保障經脈的前提下加快鬥之氣的吸納。」

少女顯然看出中年人的擔憂,故而開口解析以消除疑惑。



  雖說有少女的話,但不是煉藥師的中年人還是將玉瓶放回桌上。「姑娘請稍

等,事關丹藥,小人還需請大師到來鑒別。」



  半晌過後,中年人與另一名老者走了過來,然後恭恭敬敬地道:「谷尼大師,

請。」



  頭套下的美目看到來人胸前的標誌,象徵擁有者是名二品煉藥師,不過她對

於烏坦城人人敬重、尊貴無比的老人沒有任何敬佩,因為在她心裡就只有一名少

年存在,其他人根本就占不了任何位罝,就算是一直視之如母的師尊,也與路人

相差不大。



  老者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法鑒別,少女雖然看到,但她並不清楚、也不瞭解,

但結果是證明玉瓶所盛的築基靈液,絕對有剛才所說的效果,更是屬於二品丹藥,

而且他的語氣和行為也顯得更為敬恭,更帶有一絲凝重。



  看在少女眼裡,就只是無知者的敬畏,她內心中的那位少年、或者直接稱之

為主人,年紀明明是那麼小,實力卻比天高,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世界,他絕對

是屬能夠立於最為顛峰的人物,自己有幸成為他的女奴、玩物,已是至為有福氣

的事。



  材料只是在藥店就能買到的藥材,但在經過了主人妙手煉製,就成了人人羨

慕的丹藥,而且更是被評為二品丹藥,少女心中不由自主地再次湧起對少年的敬

意。



  「丹藥就安排拍賣,可以先通知像蕭家之類的三大家族,他們後輩子弟眾多,

想來絕對願意花錢買的,錢事後我會來收。」交代完後,黑袍少女頭也不回地離

去。



  「谷尼大師,請問……她是煉藥師嗎?」中年人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惑。



  「依我看,不是,她的精神力沒那般強。」穀尼搖了搖頭道:「但她背後的

那位,功力可不簡單。」



  「有需要調查一下嗎?」



  老人再次搖頭,否決了中年人的提議。「煉藥師,能不得罪就不得罪,而且

我猜背後那位最少也是三品,甚至有可能是四品。」



  「三品?甚至四品?」中年男人倒吸了口涼氣,在烏坦城,身為二品煉藥師

的谷尼大師就已擁有超然地位,三品的話,那已不是他所能夠想像;至於四品,

就算是帝國的大勢力也會倒履相迎,至於此地,四品煉藥師絕對是踏一腳便能引

發地震的大人物。



  在處理完事情後,黑袍少女便回到住處,一處環境清雅的酒館上房,在進入

並關好門後,她的目光便集中在依窗而坐的少年身上。



  黑色長袍在輕輕拉動後便完全脫掉,露出她潔白如玉的少女嬌軀,只不過在

嬌軀上以筆墨寫著各式文字、圖案。



  在雙乳之間,畫著陽具的圖形,每當她有所動作,看起來就像在乳交似的;



  平坦的小腹橫寫著『人肉茅房』四字,兩根白嫩的大腿則分別寫上『一日落

紅非處子』、『半月育成賤母狗』,一副富有人家大門的做派。



  少女嫵媚地笑著,雙手托在還在發育中的玉乳底部,曾有納蘭嫣然此名、現

在只能以母狗嫣然自稱的她,內心早已被控制,在少年絕妙手法下,過往的記憶

依舊保留,問題是信念核心已被改變,對少年完全服從、信奉,更願意為他奉獻

一切。



  「主人、主人,母狗嫣然已經按照主人的要求,將築基靈液寄賣在特米爾拍

賣場了。」納蘭嫣然的語氣與先前完全不同,目光也柔和至極,更能看出眼底深

處的濃烈欲望。



  按照少年的要求,脫光後的納蘭嫣然以腳尖沾地,雙腿大大地分開,將她還

沒完全成熟、但已飽受灌溉的鮮紅花朵完全暴露;玉手交疊在腦後,把沒有任何

遮掩的嫩乳和腋下展現。



  從小被培育的氣質、淫穢的動作,再配上身上那些粗俗的圖文,融合成的誘

惑力實在是非比尋常。



  少年的目光從書上轉到納蘭嫣然身上,手指托起她的下巴,望著她那雙因為

動情而變得濕潤的美目道:「想要獎賞,是吧?」



  「是的。」納蘭嫣然揉弄著自己微微隆起的雙峰,像是在為乳溝間的陽具圖

案乳交,而且鮮紅色的乳首更已迅速充血立起,是她動情的最好證據。「母狗嫣

然希望能夠得到主人的陽精,因為母狗嫣然的騷穴早就癢得不得了呢。」經過一

番血與淚的洗禮,納蘭嫣然對於說出淫賤的話已沒有任何抗拒。



  「還不行呢。」少年放下手中的書後道:「你忘了我要你做的是什麼嗎?」



  「要幫主人把丹藥經拍賣場賣出。」納蘭嫣然笑著答道:「母狗嫣然已經乖

乖把丹藥交到去特米爾的拍賣場了呢。」



  「那麼已經賣出了嗎?」少年拍著她的臉道:「獎勵就等真的賣掉再說。」



  明白到說話當中的含意後,納蘭嫣然驚慌地趴到少年身前,俏臉隔著長褲磨

擦著陰莖,她的表現就像在撒嬌的狗只,追逐著渴求的雄性氣味。



  「不行就是不行。」推開那張能稱之為絕色的容顏,也無視著能勾動起男人

本性的行為。「只不過完成了一點點任務,就想要獎賞,哪有這麼好混?」



  兩行清淚流下,坐倒在地上的美少女伸手瓣開肉唇,將赤紅洞眼展現出來。



  「主人、主人啊,你看看,母狗嫣然的騷穴已經很濕了,很想吃主人的大陽

具,求求你啊,主人!」



  沒有開口,少年直接踩在她的胯間,不管手指還是肉穴也直接踏下,然後漸

漸加重力度搖動,突如其來的衝擊讓本來發情的納蘭嫣然清醒了點,問題是經受

調教,身體已能從痛楚中品味快感,轉瞬間便讓她迷失在激烈的洪流當中。



  「嗄嗄啊啊啊……呀……啊啊!」從變調的高亢呻吟聲中,能夠聽出納蘭嫣

然已在享受。



  少年收腳,輕輕一踢將納蘭嫣然反了過去,把還不算豐盈的嬌俏屁股向著自

己,伸手分開這兩片雪白圓潤的臀肉後,色澤略偏暗紅的緊密菊花花蕾便已出現。



  脫下褲子,少年挺立的陰莖在納蘭嫣然源源不絕流出淫水的肉穴上來滑弄,

沒一會已讓棒身沾上不少潤滑液,接著頂著閉合的菊蕾,腰部一頂便進入其中。



  「不!主人,母狗嫣然不要……啊啊嗄!」並不是首次進行肛交,問題是少

年出於惡作劇心理,在納蘭嫣然的意識中植入了肛交是罪惡的想法,但又讓身體

產生不下於做愛的快感。



  走進沒有盡頭的通道,少年細細地品味著與陰道完全不同的緊致,一環一環

地扣著肉莖,龜頭處更受著異樣的壓迫,微微滲出的腸液與淫水混和,讓他的抽

插變得順暢。



  當少年開始晃動後,無法言喻的酸麻便從直腸流遍全身,因強行張開、插入

而出現的充實感,讓納蘭嫣然完全沈醉在其中,問題是每察覺到是在肛交時,完

全不能以言語表達的悔疚便會在心底浮現,把她由天堂拉回到地獄。



  「滿……好滿,菊花穴被硬硬的陽具塞滿了……好……好羞恥……主、主人

啊啊……為……為什……啊啊呃呃呃啊…………那骯髒的地方……不……不行了

啊啊啊!」



  漸漸地,從她緊閉的的櫻唇中,絲絲嬌喘從中泄出,帶著濃重鼻音的呻吟聲

示意納蘭嫣然已開始敗在肉欲上,雙手也不放在腦後,早已掩著嘴巴,希望能夠

緩減讓她羞恥的叫聲。



  但她的願望註定成空,少年拉起她的玉手,將其當成握把,腰手配合,抽插

的頻率立時快了一倍,加上直腸內的陰莖變得更為粗長,完全不同於正常性愛的

充實,和排泄相近的倒錯快感,終於讓堤壩崩潰,少女的呻吟聲在房間內不斷回

響。



  「好爽……屁股的洞洞好爽……」無意識地搖晃著臀部,是肉體早己屈服的

證明,淚水、口水和淫水更是流滿一地,特別是每當少年碩大的龜頭刮動腸壁時,

火熱的觸感滲透至全身,本就酸麻不已的嬌軀更是堪承受,徹底地趴在地上,只

剩臀部高高擡起。



  赤裸的美背汗出如漿,雛嫩的女體耐力可遠遠比不上身後少年,外掛加身的

他根本不是常人能比,每當粗壯的陽具退出時,整個菊穴也被翻開,在大棒的推

進時,窄小的菊蕾完全被推進去。



  肛門用力地收縮,直腸也不斷地擠壓,如同吸吮正在內裡抽插的巨物,沈醉

在女人的快樂中的納蘭嫣然早已什麼也顧不上,空空如也的腦中就只有少年的陽

具。



  手起、掌落,少年一下又一下地拍打著納蘭嫣然的屁股,沒多久後,渾圓的

臀肉便已被不同角度的掌印所染紅,被汗水沾濕的秀髮下,是她痛苦並快樂著的

扭曲笑容,白晰的玉指更在地上刮出一條條痕跡,



  經過一輪拍打,誘發出納蘭嫣然的被虐愛好後,少年雙手便襲向她胸前粉乳,

兩團不大的軟肉,是能一手掌握的大小,嬌俏的乳尖在飽受刺激下早已充血挺立,

當指尖掃過,陣陣快感彷如電流流過,完完全全麻痹了她的腦袋。



  如果少年有心,就這樣子玩上半天整日也沒問題,不過他並沒有這樣做,倒

不是他擔心納蘭嫣然撐不下去,畢竟他有的是法子讓她繼續,主要是強行壓制欲

望,沒有疏導可不是好事。



  也因此在享受了好些時間後便用力將陰莖挺得更為深入,棒身也因血液奔流

而變得更為粗壯火熱,在抖動間將大量的精液噴灑在少女的直腸深處,突如其來

的刺激,立時便讓納蘭嫣然達到頂峰。



  「嗚嗚……啊嗄嗄嗄呃啊……」頭部向後拗去,張嘴呼出美妙又高亢的呻吟

聲,但沒多久便歇然而止,過於強烈的快感衝擊,對於年輕的納蘭嫣然來說實在

太大,一下子便讓她昏倒過去,軟攤在地上的她無意識地說著:「好棒……好棒

……」



  相對來說,雖然也爽快地暴射了一番,但體力絲亮未見減弱,下身陽物也只

略為軟化,完全有能力繼續再來一場。故此他伸手抓著納蘭嫣然的頭髮,讓她對

著自己後,便撐開她的嘴巴,把依舊充滿活力的陰莖塞了進去。



  納蘭嫣然意識迷糊至極,但口中滿是精液味道,少年陽具的熟悉感也在嘴中

出現,訓練有素的她下意識地用舌頭舔弄著最為敏感的龜頭,不用什麼意識,她

的舌尖也會主動掃過馬眼,將殘餘的精漿吸出。目前納蘭嫣然的模樣與其說是母

狗,還不如說是人型性愛玩偶更貼切。